關於鹽田梓

陳瑞珍(珍姐) 

珍姐是鹽田梓的原居民,出嫁後跟隨丈夫搬到市區,告別鹽田梓的鄉郊生活。近年珍姐仍不時回到島上,積極協助鹽田梓的保育工作,主要負責向訪客介紹鹽田梓的歷史及文化。珍姐笑說,每次回到島上便感輕鬆寫意,能與朋友見面聊天,吸收新鮮空氣。

今日鹽田梓風光怡人,難以想像在十多年前曾因村民搬離無人打理,而成為野草叢生的小島。幸好近年在村民及有心人士的帶動下,自願參與貢獻心力,共同修建復興舊村。珍姐雖沒有經歷基建修路的艱辛,卻是第一批參與推動旅遊發展的村民。回想2012年時,珍姐回到鹽田梓參與聖若瑟瞻禮時獲陳子良校長邀請,珍姐抵不過校長的誠意及熱情,於是初試擔任導賞員,向訪客介紹自己成長的地方。

親力親為

珍姐自言從未有類似推廣的經驗,最初只能摸索導賞方向,以及親力親為地進行整理及修葺工作。後來更因人手不足,她需兼任聖若瑟小堂及文物陳列室的打理工作。到現在這些工作的安排也較初期成熟,更有不少學生、義工協助分擔導賞工作。

最初珍姐曾手持餐盒坐於小堂石梯上,分身看顧著小堂及文物陳列室,經歷過一番不為人知的艱辛,在文物室成立初期,訪客並未了解收取費用的意義及目的,誤以為村民藉以收取利益,指著義工痛罵,令他們承受著極大壓力。珍姐也無例外,還一度萌生退意。面對訪客的種種指責,除了感到無奈,更感委屈,說得激動的珍姐最終嚥了這口氣,繼續堅持下去。

簡單的滿足

今天她已年逾七十,但魄力十足恍如「大家姐」般照顧著島上的大小事務。多年來珍姐一直用盡心力將小島打理整潔,碰上訪客鼓勵及欣賞與噓寒問暖,送上關懷,令她倍感窩心及感動,珍姐笑著說:「我們不需要你給我們金和銀,只希望你能欣賞及尊重我們的文化及歷史,我們便感足夠。」簡單一句話已能為他們的工作添上動力,令他們繼續堅持保育工作。

近年遊客大增,珍姐發現部份訪客未有尊重傳統及文化,甚至在教堂內進食、喧嘩,破壞或是摘取島上的花草。珍姐說:「希望訪客可以真心欣賞、愛惜島上的環境,當個負責任的遊客。」她期盼每一位訪客能感受到鹽田梓的獨特氛圍及文化,留下美好回憶。